第三百二十五章 六龙周泰

      洗礼祭坛上,一座座古老石柱矗立,而此时这里却是异常的热闹,诸多人影各自的落向石柱,人数可观。

  而当他们各自落上石台后,便是迫不及待的取出了在源池中辛苦得来的龙源髓晶,于是天地间响起一连片龙源髓晶破裂的声音,源髓流淌,沁入古老石柱…

  轰轰!

  天地间的源气再度汇聚而来,虽然单体的声势远远及不上之前李卿婵,但整体规模,却是极为的壮观。

  吼吼!

  一道道嘹亮的龙吟声响彻,只见得那古老石柱中,一道道龙影不断的钻出来,盘旋在石柱上盘坐的诸多弟子周身。

  而在源池边的一座座山峰上,无数弟子都是好奇的望着,时不时的有着一些惊叹声传出。

  不过总的看来,大多数的紫带弟子,都仅仅只有着四龙洗礼,唯有一些比较优秀者,才能够达到五龙洗礼。

  而至于六龙,放眼望去,仅仅只有不足五人!

  七龙洗礼,更是一个都没有!

  毕竟一般情况,七龙洗礼都算是十大圣子才有的标配,寻常弟子,自然很难达到。

  在一座石柱上,张衍睁开双目,在他的周身,有着五道龙影盘旋,代表他此次达到了五龙洗礼。

  对于这个成绩,张衍感觉颇为的满意,因为五龙洗礼,已经足够证明就算是在整个苍玄宗的紫带弟子中,他能够算做出色了。

  至少,比起以往一直都只有四龙洗礼的周泰,他无疑是显得更为的优秀。

  “经过此番洗礼,我应该便是能够反超周泰,这大师兄的位置,或许他也该让让位了。”张衍冷笑一声,如果说对于周元,他只是嫉妒于沈师对他的看重,那么对于周泰,他就时刻都在准备将其取而代之,将其视为拦路虎。

  待得他成为大师兄后,想来会沈师门下更多的弟子会以他为首,到时候若是沈师还要对周元过分重视的话,他也能开口,引得诸多弟子附和,想必就算是沈师,也不会违了众人的意愿。

  而就在张衍自得意满的时候,他忽然听得周围有着骚动声传来,然后他便是见到一道道惊愕的目光投向了不远处。

  他也是抬头望去,然后便是一惊,因为他见到不远处石柱上的那道身影,周身竟然盘旋着六道龙影。

  六龙洗礼?

  张衍的眼中流露出羡慕嫉妒之色,六龙洗礼也是他梦寐以求的,但可惜的是每次他都无法达到,因为那所需要的龙源髓晶,远超五龙洗礼。

  “一般能够达到六龙洗礼的,基本都算是各峰的首席了,不知道此人是哪一峰首席?”张衍皱了皱眉,因为他忽然觉得那道身影有些眼熟。

  那道人影周身盘旋的六道龙影忽然呼啸而下,钻入了那道人影天灵盖,片刻后,后者方才睁开双目,当其转头时,目光正好与张衍对碰在一起。

  然后张衍瞳孔便是猛然一缩,面庞上有着难以置信的涌出来。

  “周泰?!”

  “怎么可能!”

  他竟是忍不住的失声出来,面色铁青,他对于这个大师兄,一向都不怎么看得起,后者天赋不及他,也没什么魄力,滥好人一个,所以他对其也没什么尊重,只是想着待得实力超过周泰时,便是将其取而代之。

  而这些年下来,周泰每次的源髓洗礼,都只是四龙洗礼,不及于他,但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一次的周泰,竟然会达到六龙洗礼!

  要知道,这六龙洗礼达到者,一般都是各峰的首席,就算是张衍,都是对此望尘莫及。

  而周泰,又怎么可能做到的?!

  张衍的面色变幻不定,心中满是愤怒与惊意。

  “这个家伙,这次在源池走了什么狗屎运?!”张衍咬了咬牙,眼神晦暗。

  而在张衍心中惊怒的时候,这天地间也是有诸多弟子发现了周泰周身的六道龙影,当即也是爆发出诸多的惊哗声。

  毕竟在这诸多紫带弟子中,六龙洗礼太少见了,唯有那数位首席弟子能够达到,但眼下的周泰,显然并非是哪一峰的首席。

  于是他们互相打听,很快就知晓了其身份。

  而当他们知晓周泰出自圣源峰沈太渊一脉时,都是满脸的惊愕,毕竟在这苍玄宗,圣源峰几近没落,所以根本没多少人关心圣源峰有什么能人,但眼下,这周泰却是一鸣惊人,也不知道究竟在那源池中得了什么机缘。

  不过不管如何,周泰的名声今日倒是传了开来,想来日后苍玄宗内其他弟子提起,也能知晓圣源峰沈太渊门下,有一弟子得了六龙洗礼。

  洗礼祭坛上,一片喧闹,大多数的弟子都是面带满意之色,想来此番洗礼,对于自身也是有所提升。

  苗长老立于半空,见到众人洗礼完毕,便是挥手喝斥道:“洗礼结束便退下吧。”

  众多弟子闻言,也是赶紧起身,对着她行了一礼后,便是纷纷退下。

  于是很快热闹的洗礼祭坛上,又是变得空荡起来。

  周泰也是面带兴奋之色的落回山峰,一些亲近的弟子皆是上前祝贺。

  “哼,没想到周泰师兄还真是会隐藏呢,不知道你在那源池中,究竟怎么得到的这么多龙源髓晶?”张衍面色有些难看的落回来,此次周泰算是大放异彩,即便是现在,都还有诸多目光对着这边投射而来,这令得他颇为嫉妒,当即说话也是有些阴阳怪气。

  周泰知晓张衍不痛快,但也懒得理会他,只是看向后方的周元,冲着他感激的笑了笑。

  周元回以笑容,那些龙源髓晶都是他剩下的,即便留着自己用,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没有太大的质变,而给了周泰的话,则是对其好处极大。

  张衍瞧得周泰不理他,更是有些气堵,当即便是顺着周泰的目光看向了周元,皮笑肉不笑的道:“周元师弟,接下来可就轮到你了。”

  “周泰师兄好不容易赚了点颜面回来,你可莫要上去直接丢光才是。”

  按照张衍的估计,以周元的实力,在那源池中根本连一头水兽都难以猎杀,所以此次恐怕顶多也就两龙甚至三龙洗礼吧…

  这种洗礼,简直浪费龙源髓。

  周元扫了张衍一眼,只是淡淡一笑。

  而在此时,那洗礼祭坛上空,那位苗长老也是再度出声:“紫带弟子洗礼完毕,接下来…”

  她顿了顿,也是感到有些好笑,因为按照以前,此时洗礼就是彻底的结束了,但这一次,还多了一个周元,因为他是进入源池唯一的金带弟子,所以只能排到最后。

  “周元,该你了。”她看向周元所在的地方,直接说道。

  于是,那漫山遍野的目光,都是汇聚而来,其中诸多目光,都是带着戏谑与玩味,毕竟一个金带弟子,进入源池能有什么作为?

  在一座山峰上,一直美眸微闭的李卿婵,也是睁开了双眸,带着一丝兴趣的看向了远处那道年轻的身影。

  那孔圣眼神幽冷,嘴角微微一撇,显然对周元并不在意。

  在那距离周元他们不远处,吕嫣也是笑眯眯的看过来,声音有些幸灾乐祸的响起。

  “看来,咱们能看见一次有史以来最低级的洗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