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月陨术

      呜呜!

  狂风卷动着尘雾,遮掩视野,而周元的身影则是消失在其中,化虚术大成后,肉身也是能够彻底虚化,稍稍借助环境,便是能够隐匿身影,神出鬼没,令人防不胜防。

  徐炎立于尘雾之中,面露冷笑的望着四周,周元此举,显然是不打算被动的防御,要展开反攻借此来拖延时间了。

  “倒是聪明,可惜就是有些高估你自己了。”

  徐炎身躯一震,便是有着青色的源气成环形般的爆发开来,源气化为无数纤细如牛毛般的源气细丝,在周身的区域高速旋转。

  “化虚术虽然有些门道,但在我面前,恐怕没多大的作用!”

  源气细丝呼啸,忽然间,徐炎嘴角掀起讥讽笑意。

  “抓到你了,小老鼠!”

  他身形猛的暴射而出,手中长剑之上,剑芒吞吐,锋利得撕裂了虚空,犹如一抹寒光,直接刺向了右侧的某个方向。

  那一剑,凌厉异常。

  叮!

  雪白的笔尖,如枪尖一般凭空出现,笔尖之上有着紫芒吞吐不定,与那剑尖碰撞在一起。

  不过两者碰撞,显然还是徐炎更胜一筹,剑芒闪烁间,直接是击碎了紫芒。

  嗤!

  但紫芒刚碎,只见得那笔尖便是陡然间分化开来,化为一道道毫毛锁链,闪电般的缠绕上了长剑,并且如巨蟒般的缠绕在了徐炎身躯之上。

  徐炎眉头一皱,体内源气爆发,想要将其震断。

  不过那些雪白毫毛坚韧异常,竟是令得他一时无法挣脱。

  周元的身影在此时出现在了徐炎身后,双手闪电般的结印,金色源气冲天而起。

  “九龙典,九龙!”

  他暴喝出声,顿时有着嘶啸响彻,九道源兽源气冲天而起,最后互相吞噬,化为了一头散发着凶煞之气的源兽源气。

  吼!

  那道数百丈庞大的源兽源气咆哮而下,狠狠的对着被捆缚的徐炎冲杀而下。

  气势汹汹。

  徐炎抬头望着那咆哮而来的巨大源兽源气,那种凶煞之气,令得他双目微眯,旋即嘴角又是掀起一抹轻蔑。

  “大成的九龙典么...周元师弟,你这种攻势,如果对付金带弟子的话,恐怕没几个人能够挡得下,不过可惜,你还是太小瞧老牌紫带弟子的手段了...”

  当声音落下的瞬间,徐炎嘴巴忽然的鼓了起来,青色的源气在其嘴中急速的汇聚,下一瞬,猛的化为一道青光,喷吐而出。

  “上品小天源术,青月锥!”

  那道青光,宛如锥子一般,速度快得肉眼难以察觉,无数弟子都只能看见青光一闪即逝,然后下一瞬,那抹青光,便是与那咆哮而来的源兽源气,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

  轰!

  狂暴的冲击波肆虐开来,两道威力惊人的攻势在碰撞间,各自的湮灭。

  徐炎身躯一震,终于是挣脱了那些雪白毫毛的束缚,而毫毛倒卷而回,一支斑驳的黑笔倒射而出,被一只修长的手掌紧紧的握住。

  周元现出身来,手中天元笔斜指地面。

  “老牌的紫带弟子,竟然这么棘手...”周元眼神微凝,看来最近一帆风顺的战绩,倒是让得他有些自大了,苍玄宗毕竟是苍玄天中的巨头宗门之一,其中的老牌紫带弟子,哪个不是万中选一,这些人若是放在圣州大陆以外的地方,必然是受追捧的天骄。

  而且,太初境七重天所拥有的优势实在太大,周元自身现在还只是太初境三重天,如果不是因为通天玄蟒气乃是六品顶尖的源气,再加上自身那有些变异的血红气府导致他自身源气雄厚程度远超三重天的层次,恐怕先前光是与徐炎硬碰的那几下,自身的源气就会被摧毁了。

  “怪不得宗门定下的规矩,是看谁能够在他们的手中坚持的时间更久,而并非是将他们打败...”

  周元的眼神,渐渐的凌厉,既然如此,那就看谁坚持得更久吧。

  他相信,只要等他晋升为紫带弟子,并且踏入太初境四重天,那时候再来面对着这些老牌的紫带弟子,他将不会再有半点的忌惮。

  唰!

  周元手握天元笔,虚化的身影,再度如青烟般暴射而出。

  他依旧选择以攻代守。

  徐炎见状,冷笑一声,身影也是疾掠而出,手中长剑剑芒吞吐,化为无数道剑影,直接笼罩向周元周身要害。

  铛!铛!

  两道模糊的身影在广场之中闪电般的碰撞,一道道残影浮现,每当有着清脆碰撞声响起时,都会掀起一道狂暴而惊人的源气冲击。

  不过,任谁都是看得出来,每一次的碰撞,周元的身影都会被震得倒射而退,显然那是因为正面硬碰被压制了。

  这让得诸多将视线投向这里的弟子,都是暗暗摇头,周元毕竟只是太初境三重天,即便他手段众多,但想要跨越四重天和徐炎交手,还是太勉强了一些。

  而在那无数道惋惜的目光中,正与徐炎激烈交锋的周元,神色倒是颇为的平静,因为伴随着激战,他的鼻息间有着若有若无的细微龙吟声传出。

  天地间的源气,不断的被其吸入体内,迅速的炼化,恢复着消耗。

  龙吸术。

  周元的源气雄厚程度或许不及七重天的徐炎,但凭借着龙吸术的玄妙,他却是能够不断的恢复所消耗的源气,进而将时间拖延下来。

  眼下的他,想要打败徐炎虽然有难度,但如果要拖延的话,徐炎恐怕也没那么容易轻易的将他扫出去...

  他的身体上,偶尔会被对方剑罡划出血痕,但大部分的伤害都被天蛟鳞与化虚术所化解,并不会影响他的战斗力。

  于是,时间便是在两人这种越来越激烈的战斗下,渐渐的流逝。

  而到了这个时候,众多弟子也是开始察觉到不对劲,他们发现虽然周元被徐炎压着在打,看上去似乎颇为的狼狈,但偏偏周元却在徐炎那暴雨般的攻势下,苦苦的坚持了下来。

  “咦?”就连李卿婵都是微微惊咦出声,显然是察觉到了一些异状。

  周元的源气,看似没有徐炎雄浑,但却偏偏显得极为的连绵悠长。

  显然,周元似乎也没有了再抱着要打败徐炎的心态,开始理智的选择拖延时间。

  铛!

  天元笔与一道剑影碰撞在一起,周元身形再度被震退,不过望着他退后的身影,徐炎的面庞,却是渐渐的有些阴沉起来。

  因为他瞧得后方那燃烧的大香,已经燃烧了将近五分之一了。

  他原本的打算,是在这五分之一的时间内,就将周元狼狈的踢出去,但眼下来看,周元虽然被他压制,但依旧精神抖擞,源气也是没有半点要枯竭的迹象。

  “这个家伙...简直是属乌龟的,不仅硬,而且还很耐磨!”

  徐炎深吸一口气,眼神冷冽。

  不能继续再跟他这样磨下去了,既然你擅长打消耗,那就采取最直接的方式,一击,摧毁你的所有防御!

  徐炎冷冷的看了周元一眼,手中的长剑松开,剑身缓缓的升起。

  天地间的源气,在此时渐渐的有些暴动起来。

  咻!

  长剑暴射天际,天地间的源气汇聚而来,渐渐的有着璀璨的青光浮现,最后竟是在那天空上,形成了一轮青色的弯月。

  弯月之上,月光散发出来,犹如是无穷无尽的剑罡,令得人头皮发麻。

  一股恐怖的波动,从那青色弯月中散发出来。

  山脉外,诸多弟子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下一瞬间,便是有着一些哗然声爆发起来。

  “这徐炎也太狠了点吧,对付一个金带弟子而已,竟然连天源术都施展出来了!”

  “这应该是剑来峰的“月陨术”吧!货真价实的下品天源术!”

  “这吃相也太难看了...”

  诸多弟子窃窃私语,对于徐炎这种举动,颇有微词,毕竟他本身源气修为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如今甚至还开始动用天源术。

  他以为这是在和同级别的老牌紫带弟子一决胜负吗?

  欺负人也太过了点。

  不过,他们再如何的表达不满,也是无法影响到此时的徐炎,后者立于广场中央,眼神冰冷的锁定着周元。

  他如何不知晓动用天源术来对付周元会显得他吃相难看,但谁让得周元这么耐抗,按照徐炎的估计,以先前那种程度来看的话,恐怕大香燃尽,他都无法将周元的源气消耗干净。

  所以,他只能采取最凌厉的手段,以绝对的力量,摧毁周元。

  他冷傲的目光,看向周元,双手缓缓的合拢。

  “听说你与卫幽玄交手的时候,他施展过一道并不完整的下品天源术,那么今日,师兄我就让你开开眼界,让你知晓..”

  “何为完整级别的天源术!”

  “月陨术!”

  嗡!

  当其声落那一瞬间,高空之上悬挂的一轮青色弯月,猛然坠落而下。

  那一抹青光,犹如是斩裂了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