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剑来峰的惩罚

      今年最后一场的紫带选拔,最终以一种最出人意料之外的结果,轰轰烈烈的结束了。

  不过选拔虽然结束,但那所造成的余波,依旧是导致在之后挺长的一段时间中,令得整个苍玄宗内诸多弟子有些震荡。

  周元在那选拔上的显赫战绩,就算是苍玄宗内的那些紫带弟子,都是为之惊叹。

  在以往的时候,这些紫带弟子即便偶然听起周元的一些战绩时,都还是会表现得有些高高在上,以一种俯视的姿态来探听,毕竟周元以往的战绩,都不过只是金带弟子的层次,这在他们看来,不值得有什么好在意的。

  但经过此次的选拔后,他们方才彻底的收敛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开始将周元视为同等层次的存在,毕竟,不管周元使用了何种的手段,最终都是他笑到了最后,而反观那徐炎,却是因为这种结果相当的狼狈。

  于是,在这种口口相传之下,周元一时倒是成为了苍玄宗内的名人,虽说才刚刚晋升为紫带弟子,但论起名气,就算是一些老牌的紫带弟子,恐怕都是比不过他。

  不过,当整个苍玄宗的弟子都是在为周元在紫带选拔上的战绩惊叹时,剑来峰的弟子,却是显得最为的尴尬与难堪,毕竟从某种意义而言,周元的这种声名鹊起,是建立在他们剑来峰颜面大失的情况之上。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不好参与评论。

  于是当苍玄宗内到处都是充斥着以周元为中心的话题时,剑来峰的弟子,都是保持着沉默。

  而也就是在这种时候,剑来峰中传出了消息,凡是参与这一次紫带选拔的弟子,尽数由金带弟子,降为黑带弟子,为期一年。

  这也就是说,乐天,陆玄音这些金带弟子,不仅没有成功晋升为紫带弟子,甚至连金带弟子的身份都是保不住,降为最低的黑带弟子。

  而为期一年,则是一年后,他们才能够恢复身份。

  还有着徐炎,这位老牌的紫带弟子,也是受到了惩罚,由紫带弟子,降为金带弟子,同样为期一年...

  这种惩处,从某种意义而言,不可谓不严,以往的紫带选拔中,从未出现过这种惩罚,显然,剑来峰的那位灵均峰主,对于这一次剑来峰弟子的不堪表现,颇为的恼怒。

  这种消息传出,也是引得苍玄宗其他峰的弟子有些嘘唏,一时间倒有些同情乐天等人了,不过这种惩罚乃是由剑来峰的执掌者灵均峰主所下,除非由青阳掌教以宗主的名义颁下旨意,不然的话,无从更改。

  而苍玄宗内,七峰都是自主性颇大,身为一峰之主,有着掌管本峰所有的权利,所以就算是青阳掌教,也很少直接插手。

  所以,这次乐天,陆玄音,徐炎等人,都只能将这种惩罚,顶上一年了。

  ...

  剑来峰。

  最近的剑来峰中,气氛都有些压抑。

  因为灵均峰主心情不畅的原因,导致一些长老也是小心翼翼,不敢触及霉头,而连长老们都如此,那下面的弟子们,则更是缩着头,不敢在这个时候惹出麻烦,毕竟乐天,徐炎,陆玄音他们的惩罚,他们可都是看在眼中。

  在剑来峰的一座高峰上。

  石亭中。

  两名青年对坐,其中一位白衣者,气度不凡,正是剑来峰的孔圣。

  而在其对面的是一位双目狭长,浑身透着一股凌厉的青年,而在整个剑来峰,有资格与孔圣对坐的,除了那第二位圣子赵烛外,也没有第二位弟子了。

  “这次剑来峰的弟子,在紫带选拔中围猎周元,背后怕是你在推动吧。”孔圣看了赵烛一眼,道。

  “虽然是徐炎起的苗头,不过凭他的声望,可没办法让乐天等人彻底听从。”

  赵烛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这些家伙,也真的是有些无能,连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孔圣微微皱眉,道:“我都说了,没必要去针对那个周元,你此举反而是有些抬举他了。”

  赵烛手掌轻轻磨挲着白玉般的棋子,漫不经心的道:“我也只是跟乐天随口一说而已...”

  他顿了顿,接着道:“不过也是我疏忽了,原本以为只是一件小事而已,没想到...这个周元,还真是有些本事。”

  他双目微眯着,眼中掠过凌厉的精光。

  他的确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甚至当日在跟乐天说了一句后,他转头便是将此事给遗忘了。

  因为在他看来,光是他这么随口一说,就已经算是抬举了那个周元了,但他也没想到,这个在他看来不起眼的小事,反而会令得他们剑来峰这一次颜面大失...

  孔圣缓缓的道:“此次峰主颇为的动怒,原本是要惩罚乐天等人三年了,不过被我劝住了,这才改为一年。”

  他言语淡淡,在剑来峰中,就算是一些长老都不见得能够让得灵均峰主更改,但他却偏偏能够做到,由此可见灵均峰主对他的看重。

  所以听到此话,就连赵烛眼中都是掠过一抹艳羡,虽然同为圣子,但他也知晓,在灵均峰主心中,显然还是孔圣的地位更高一些。

  “倒是要替乐天他们谢过师兄了。”赵烛笑道。

  孔圣摆了摆手,他微微抬头,看向了遥远处,英俊如刀削般的脸庞上没有什么波动,但声音却是在此时冷了一分。

  “不过我们剑来峰,可是很久没有这么丢人了...”

  “这个周元,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竟然还敢踩着我剑来峰的颜面为自己搏名气...看来是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

  赵烛一笑,道:“要不找个机会,教训一下那小子?”

  孔圣无奈的道:“那小子层次太低了,专门教训他,真的拉不下这个脸。”

  “而且...”

  他顿了顿,道:“他身旁那个周小夭,有些深不可测,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来历...”

  赵烛眉头微挑,有些不在意的道:“据说只是源纹造诣了得,毫无源气修为,本事或许有,但要说深不可测,师兄怕也是有些抬高她了。”

  “以后我若是撞见她的话,倒是想要试试,究竟是我的剑快,还是她布置源纹的速度快...”

  孔圣笑着摇了摇头,他知晓赵烛心气高傲,也就不再多说,只是目光看向山下,若有所思的道:“据说陆宏长老今日来了一趟剑来峰。”

  “哦?”赵烛眼一抬。

  “恐怕是峰主的意思...”孔圣嘴角微弯,道:“咱们峰主可是很在乎颜面的,此次圣源峰让咱们剑来峰丢了颜面,他怕是也要有点动作了。”

  “而什么动作,能比让从我们剑来峰出去的陆宏长老一脉,夺了圣源峰的首席,并且将圣源峰其他两脉彻底压下的反击来得更凌厉?”

  “到时候,陆宏长老一脉为圣源峰主脉,主脉命令一出,恐怕就算是让那周元来我们剑来峰打杂,他都得服从。”

  赵烛一怔,旋即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似乎是想到了那有趣的一幕。

  “呵呵,看来还是咱们的峰主层次更高啊,既然他们圣源峰让我们剑来峰丢了颜面,那峰主就直接让他们圣源峰从此以后,低我们剑来峰一头...”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眼带笑意,同时也是有着对他们那位峰主的大手笔而感到钦佩。

  而那一天,也真是让人有些期待呢。